新华社记者李双溪

  质地上佳、捧如面粉的粉雪,被雪友视为雪中极品,滑粉雪亦逐渐在中国蔚然成风。冬去北海道、夏去新西兰,东赴北美、西往南欧……许多国内雪友一年年逐雪而行。今年11月以来,国内多地滑雪场相继“开板”,但雪友们无须再为粉雪而“流浪地球”。这一方面是疫情防控使然,另一方面则因为国内的粉雪场地越来越赞。

  清晨,吉林省吉林市北大湖滑雪场,缆车还未开放,雪友刘澈就踏着登山滑雪板,用时两小时爬上山顶。他要赶在团体游客进场前,完成当日首滑。一路呼啸,飞雪扑面,刘澈兴奋地滑到山脚。

  2005年,刘澈开始接触滑雪,起初也是在常规雪道上的常规体验。后来,他通过网络了解到高山自由滑雪运动。他说,当时国内大多数滑雪场不具备滑粉雪的条件。“一些滑雪场甚至认为,滑粉雪是在‘逃票’。”刘澈说,无奈的他只能和雪友一起相约开始“流浪地球”。

  他们最常去的是日本二世古滑雪场,因为那里冬季雪量大、雪质好。刘澈和雪友们每年组团前往,在滑雪场附近租住民居,每天一早全副武装后爬上茫茫雪山,在林海雪原享受极速穿行的畅快。“过去,这些地方是欧美滑雪爱好者的天堂,鲜有中国雪友踏足。但近年来,这里的中国雪友越来越多。”刘澈说,按照往年惯例,他们会在日本滑一个月左右,开春后转赴加拿大,夏天再去新西兰,“哪里能滑粉雪就去哪里”。

  年初,疫情打乱了刘澈和雪友们的年度出行计划,使他们重新开始审视、评估国内的滑雪场。他们竟“后知后觉”地发现,相比国外那些“滑雪天堂”,国内许多场地已经在硬件、软件等多方面实现反超。“外国有些滑雪场的设施甚至是十几年前的。”他说,如今国内多地滑雪场的缆车、雪毯等都是新的,防护措施也很到位。吉林的北大湖、黑龙江的亚布力、新疆的可可托海……在雪友眼里,国内各地的滑雪场已在新雪季集体奉上“粉雪盛宴”。

  11月以来,各地滑雪场陆续“开板”,吸引了昔日“流浪地球”的雪友纷至沓来。“新的雪季,国内哪有粉雪,俱乐部就会相约去哪。过去天南海北逐雪的雪友,终于在家集合了。”刘澈说。(完)

上一篇:新浪彩票名家大乐透第20121期推荐汇总    下一篇:刚跑了6场马拉松,他想破全国纪录了    

Powered by 众神推球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0 众神推球 版权所有

大神球料免费合买

扫码关注公众号